<var id="zjj1j"></var><var id="zjj1j"><strike id="zjj1j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zjj1j"></var>
<ins id="zjj1j"><span id="zjj1j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zjj1j"></cite>
<cite id="zjj1j"></cite><cite id="zjj1j"></cite><var id="zjj1j"><strike id="zjj1j"><menuitem id="zjj1j"></menuitem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zjj1j"></cite>
<cite id="zjj1j"></cite>
<var id="zjj1j"></var>
我的账户
白城信息网

自媒体资讯干货

亲爱的游客,欢迎!

已有账号,请

立即登录

如尚未注册?

加入我们
  • 客服电话
    点击联系客服

    在线时间:8:00-16:00

    客服电话

    400-000-0000

    电子邮件

    xjubao@163.com
  • APP下载

    白城信息网APP

    随时随地掌握行业动态

  • 官方微信

    扫描二维码

    关注白城信息网公众号

白城信息网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

入赘三年,被丈母娘嫌吃软饭,被迫离婚,亮出身份全家吓傻了!

2019-11-06 发布于 白城信息网





“天佑我叶家,基业长青,子嗣不凡,子孙后辈皆是人中龙凤。

叶家老太君拄着龙头拐杖,一脸欣慰的看着叶家子嗣。

今日是叶家掌舵人刘凤至的六十大寿,自从叶家老爷子重病后,叶家老太太便掌控大权,大小事务,全都由她决定。

今天来贺寿的,也都是银州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就在这时,一道长喝响了起来。

“叶家叶谭明恭祝老太君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,献玉海一座!

“乾元董事长王福山恭祝老太君长命百岁,送珠宝玉雕一对!

“丰海集团总经理恭祝老太君福寿安康,送镶金匾额一扇!

......

来往宾客,看着一件件价值不菲的礼物,也都心生羡慕,恐怕这次礼品加起来,总价值会过五百万了吧。

但是接下来的一个声音,却让在场宾客有些愣怔,甚至无语。

“叶家女婿萧阳,恭祝老太君千秋万代,送生锈铜壶一只!

此话一出,来往的宾客都面面相觑,随即爆发出一阵鄙视的笑声。

“这个萧阳就是三年前入赘叶家的那个混小子吗?

“就是他,也不知道叶老太爷怎么想的,叶云舒的父亲虽说平庸了一些,可叶云舒也算是叶家千金,却把她许配给了一个无名无姓之辈。

“老太君三年来,从未让他踏入叶家半步,足以证明对其不满,今日是老太君大寿,却送一只破铜烂铁,真是贻笑大方啊。

叶云舒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,高挑的身材,远山黛眉,天生长了一张高级的脸蛋。

可此时,那张脸蛋上却布满了阴霾。

她拉着杵在一旁的萧阳来到了角落里。

“老......云舒,你怎么了?萧阳不解的问道。

叶云舒气愤的说道:还问我怎么了,我给你五万块买的礼物呢?

萧阳无辜的指了指放在大红桌子上的铜壶,喏,那就是啊。

“五万块,你竟然买了一只破铜烂铁,今天可是奶奶的生日,你怎么可以这样?

说完这话,叶云舒充满了委屈,三年了,这个废物无所事事,呆在家中当一个家庭煮夫,饭菜烧的倒是不错,可那又有什么用?

真正的男人,是要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,成就无上的功名利禄的,这才叫男人。

可再反观萧阳,始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让人又气又恨。

就拿今天这件事来说,五万块钱,虽然不多,但也够买一件体面一点的礼品了,可他却买了个破铜烂铁,丢人丢到了奶奶的寿宴上。

果然不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萧阳,真是烂泥扶不上墙。

若不是顾及叶家的名声,她说不定早就跟这个窝囊废离婚了。

“云舒,别看这件铜壶看起来其貌不扬,可却是汉朝流传下来的一件铜器,价值起码五千万。

“呦,五千万?不会是从古玩街淘来的吧。就在这时,叶谭明一脸戏谑的笑意走了过来。

叶谭明是老太君最得宠的孙儿,如果不出什么意外,日后的叶家便是叶谭明掌权。

他本人自然也知道这一点,所以向来自视甚高,尤其看不起二伯家这一脉,因为二伯不得宠,早早出去自创家业去了,也只有每逢重大节日才允许到叶家一趟。

萧阳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如实说道:的确是从古玩街买回来的。

此话一出,惹得在座宾客哄然大笑。

“大家谁不知道,古玩一条街卖的八九成是假货,你买个假货也就罢了,起码挑一件像样的吧,你再看看我给奶奶准备的礼物!

叶谭明来到他那一座半人多高的玉海面前,得意之色不言自明。

的确,跟他的礼物比起来,萧阳的礼物不值一提。

这时,老太君拄着龙头拐杖走了过来,一众亲戚宾客站起,态度恭敬。

“奶奶,萧阳不懂事,您不要怪他,等我回去,再给您准备一份像样的礼物。

叶云舒几步上前,先给老太君赔了一个礼,虽说她跟萧阳有名无实,可终究是名义上的丈夫,在亲戚面前,还是要护一下的。

老太君看了看那柄铜壶,露出一股厌恶的神色,从鼻孔里淡淡的哼了一声。

“算了,你们家也没多少钱,还是留下来好好过日子吧,孙儿,寿宴要开始了,扶我过去。

叶谭明答应了一声,连忙搀扶着老太君,还不忘记回头给叶云舒一个得意的眼神。

叶云舒恨恨的咬了一下嘴唇,本想通过这一次的寿宴,给老太君留一个好印象,看来全都泡汤了。

她刚要跟过去,只听老太君不咸不淡的的说道:主桌坐满了,你们就不必上去了。

叶云舒脚步一顿,一股耻辱之感萦绕心中。

堂堂叶家千金,却要跟堂下客坐在一起,感受到无数道好奇的眼神投来,叶云舒恨不得抬脚就走。

再看看台上主桌,聚光灯下,言笑宴宴,这种差别对待,可见老太君对于自己这一脉,是多么的不待见了。

父亲无用也就罢了,可终究是叶家人,但偏偏又有一个上门女婿更是废物,在老太君看来,叶云舒这一脉,彻底无可救药了。

“云舒,很羡慕吗?萧阳笑眯眯的问道。

叶云舒不耐烦的说了一句,羡慕有用吗,那是主位,只有老太君才能坐,我又算的了什么?

“爷爷重病之后,我们全家就搬了出来,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!

“本想借着这次机会讨好老太君,让叶家分配一些资源过来,可现在呢?

“算了,跟你说又有什么用,你又不懂。

叶云舒说着说着,委屈得掉下了眼泪。

萧阳一怔,我不懂?

男儿有志,鸿鹄摇天。

他一直以来都没想过参与叶家的事,不是不想,而是不屑。

萧阳,堂堂世界第一神秘组织龙王殿的的创始人,人称龙王,座下四大炽天使,十二大六翼天使,掌管着世界半数的权势跟财富。

可以说,萧阳一句话,别说叶家,就算是整座银州各大家族,都会在谈笑间,灰飞烟灭!

他不懂?

他上门女婿做了三年,只想完成当年的夙愿。

可如今已把叶云舒当成自己的妻子。

只是每次叶云舒从叶家回来,都会面带欢笑,萧阳本以为在叶家,叶云舒应该有一定的地位才对。

但是今日一见,却并非如此。

想到这里,萧阳云淡风轻的说道:云舒,如果你喜欢,我便让你坐上那个位置。


叶云舒诧异的看了一眼萧阳,随即不屑的笑道:你说什么,就凭你?

“只要你相信我。萧阳自信的说道。

叶云舒第一次见到萧阳这么一本正经的说一件事,恍惚间,她还真的有点相信了。

“呵,别开玩笑了,主位岂是我能觊觎的,我只求老太君对父亲这一脉稍微看重一些。

这时,主桌上坐在首位的老太君叹息了一声。

叶谭明急忙说道:奶奶,今天是您的大寿,为何还要叹气啊。

“今天本来是个高兴的日子,但是有一件事却是我的心病,跟建达集团的合作一直没有谈妥,我心里放心不下。

建达集团,是银州数一数二的大型私有集团,旗下公司数十家,年盈利达到十几亿,是真正的大财团。

“如果能跟建达成为合作伙伴,那么叶家今后十几年当无忧矣。

“我一副老骨头又有几年活头,倘若能跟建达的关系更进一步,那么我叶家便榜上了一棵大树,我走也走的安心了。

众人听到这话,都神色一窒。

“老太君,今天是您的大寿,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。

老太君摆摆手,马屁话就不要说了,今天是我大寿,我便讨个彩头,谁能把这份合作谈下来,我老太太便满足他一个愿望!叶家之人,有一个算一个,我说话算数。

此话一处,在坐的亲戚们都是一愣,老太太在叶家那是一言九鼎,她能满足的愿望,即便是要叶家家主之位,恐怕都不会拒绝吧。

叶谭明眼神火热,当即就要站起来,但是一想到是建达集团,硬是没动地方。

他曾经去拜访过建达集团的老总,结果也是碰了一鼻子灰。

这个彩头,可不是那么好讨的。

叶谭明的父亲叶如海说道:妈,那等大财团不是轻易能谈得下来的,你放心吧,我们会努力的。

“哼,你们努力有个屁用,还不是吃了闭门羹,难道说,建达嫌我叶家体量太小,不屑跟我们合作吗。

众人一片静默。

“今日就无人敢应下我老太婆的军令状?老太君露出了不满的神色来。

她也不是非要他们谈成这次合作,要的便是他们的一个态度,可让她失望的是,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应下来。

叶云舒也知道这家集团,在银州赫赫有名,不过她倒是第一次听说叶家要跟建达合作,也对,这种事怎么可能会有人跟她说呢。

见叶云舒感兴趣,萧阳碰了碰她,应下来吧。

叶云舒明显的一愣,......你说什么?

“应下来,你去跟建达谈合作,这样一来,你就能获得老太君的认可了,不是吗?

叶云舒心中一动,是了,跟建达集团合作,是老太君的一块心病,谁要是能解决这件事,那么在老太君眼里,就是有用之才。

她脑袋一热,便站了起来,奶奶,我去!

主桌上的众多亲戚都扭头看了过来,如果不是叶云舒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,大家都已经忘记了还有叶云舒这么一号人物。

“你去?你凭什么去,你那公司才值几个钱,也配去和建达老总谈判?叶谭明鄙视的一笑道。

“云舒,这件事可不是儿戏啊,你代表的可是叶家,如果你到时候上不得台面,得罪了建达集团,那我们叶家以后可就不好过了。

“可不是我们看不起你,你父亲能力一般,你又能强到哪里去,老太君,我看这件事交给她可不行。

众多亲戚见站起来的是叶云舒,不禁都是摇了摇头。

其实叶云舒刚站起来就后悔了,她也是想证明自己,再加上萧阳的一席话,可现在反悔,必定会成为大家眼中的笑话。

老太君双目一眯,不禁有些失望了起来,她没想到叶云舒会站起来,一介女流,也来掺和这种大事。

但既然她已经放下了话,自然不能不作数的。

“云舒,那这件事就暂时交给你吧,记住,不管怎么样,不要得罪了建达。

“遵命,奶奶。叶云舒硬着头皮答应道。

“叶云舒,既然你答应了,那要是做不到怎么办?叶谭明讥讽的说道。

叶云舒拧着秀眉说道:那你想怎么样?

“你要是办到了,就让你父亲这一脉回到叶家,若是办不到,从此以后,你们这一脉,就滚出叶家,怎么样?

叶云舒犹豫了,可赌注似乎有点大。

可就在这时,萧阳冲着她点了点头,叶云舒一愣,他怎么这么自信,难道萧阳跟建达集团的人认识吗。

于是咬了咬牙,说道:好,我答应你!

说罢,叶云舒就离开了,萧阳双手插兜,若无其事的跟在老婆身后。

“切,一个衰女,一个废物,真是天作之合。

......

寿宴完毕后,老太君亲自盯着下人将一件件礼品打包,运往叶家大宅。

“老太君,这件铜壶怎么处理?一个下人走过来问道。

“这还用问,当然是扔了,这种垃圾东西摆在家里也不嫌丢人。叶谭明抢过话头说道。

老太君神色淡淡的扫了他一眼,叶谭明自觉多嘴,缩在了老太君的身后。

“算了,扔了吧。老太君随意说了一句。

但就在这时,一个老者走了过来,急忙说道:等一下!

老太君笑了笑,是魏老啊,您还没走呢。

魏老是银州赫赫有名的鉴赏家,一双锐眼过宝无数,从未走眼。

老太君平日里喜欢收藏,可眼力却不怎么样,所以魏老也偶然过来长眼。

今天魏老亲自前来,也让她觉得颜面有光。

但此时魏老却并没有理会老太君,一脸激动的来到铜壶跟前,双手颤抖的抚摸着一条条纹路,激动的说不出话来。

“魏老,你不必动怒,这件东西是一个废物送来的,摆在这里确实碍眼,我马上就让人扔出去。

“你给我住口!魏老猛地大喝一声。

“你懂什么,这件铜壶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,上一次在苏富比拍卖会上,跟这只相仿的铜壶,品相远没有这个好,却拍出了五千万的天价!

老太君和叶谭明都是一呆,这只铜壶......竟然这么贵?

“宝贝,宝贝啊,老太君,您收藏无数,可全部加起来,恐怕都不及这件宝贝的一个零头。

“老太君,这件礼品是谁送来的,快,带我去见见他,能送如此贵重的礼物,恐怕跟叶家关系匪浅吧。

老太君老脸一颤,震惊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。


萧阳和叶云舒回来的时候,叶云舒的父母已经在他们的房子里等着了。

“爸,妈你们怎么来了?

“怎么样,去给你奶奶贺寿,你奶奶是不是很高兴,她老人家怎么说?刘彩霞抓住女儿的肩膀急切的说道。

叶如山进门后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点着一根烟,沉默不语。

叶如山不太愿意来女儿家,主要是不愿意看到萧阳,因为两人一见面,就会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,在叶如山看来,两人都是loser。

可越是这样,叶如山就越不想看到萧阳。

叶云舒把寿宴上的事情跟母亲说了一遍。

结果刘彩霞当下就疯了一般,云舒,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,这种事你怎么可能答应,咱们被赶出了叶家,家产一分钱都继承不了你知不知道!

“你这不是便宜了叶如海一家吗,他们打的什么主意难道你心里还不清楚吗?

叶云舒甩掉母亲的手,不耐的说道:妈,我不想再让他们看不起了,这些年咱们受的委屈还不够吗?

“那你也不能答应这件事啊,那可是建达建团啊,你知道人家的大门朝哪开吗,就凭你的身份,人家连门都不会让你进的!

叶云舒皱了皱眉,俏脸看向萧阳问道:萧阳,你认识建达老总?

萧阳摇了摇头。

“那你跟建达集团有交集?

萧阳还是摇了摇头。

开什么玩笑,他连建达集团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,又怎么可能认识他们的老总。

只是,这个重要吗,以龙王殿的强势,他一句话,建达集团的老总都会跪地俯首,一个合作罢了,小菜一碟。

叶云舒俏脸瞬间就雪白了下来,可你当时明明......”

刘彩霞听出了一点苗头,还没等女儿把话说完,就咋咋呼呼的叫道:怎么回事,这件事跟你这个废物有什么关系?

“说,这件事是不是你撺掇我闺女答应的?

“好啊,你这个废物,是不是怨恨我这几年对你不好,故意要把我们赶出叶家,我们要是饿死了,你也别想好过!

叶云舒听得有些不耐烦了,够了妈,我累了,别再吵了,这件事我自己答应的,谁也不怪!

“云舒,我就纳闷了,为什么你那死鬼爷爷要让你嫁给这么个窝囊废。

听着房间吵闹的声音,萧阳揉了揉脑瓜仁,站起来朝门外走去。

“你这个废物,又要干嘛去?

“买菜,做饭。

“看吧,还说不是个废物!

......

萧阳去了菜市场,买了一只老母鸡回来,又买了几样蔬菜,当他返回小区的时候,看到一拐角听着一辆黑色限量款劳斯莱斯。

只不过在劳斯拉斯车头的小金人上,有三对翅膀。

六翼天使,龙王殿的人。

“主人。

从劳斯劳斯上走下来一个身穿燕尾服的老者,梳着背头,面色严谨,一丝不苟,带着金丝眼镜,手中拿着一沓文件,另一只手上却握着一个黑色小盒子。

萧阳接过盒子,打开后看了看,是炎血晶。

“老谢,有什么事快点说,我还要回去给我老婆熬鸡汤呢。

燕尾服老者神色一紧,内心却无奈的苦笑,怎么说主人也是时龙王殿首脑,即便各国政要也都要谨慎对待的人,可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家庭妇男。

但是这话,他自然不敢跟萧阳说,因为首脑做的每一个决定,都必须无条件遵循,要不然下场可是会很凄惨的。

“主人,有几件事需要跟您汇报一下。

燕尾服老者颔首低眉,恭敬的说道:

“鉴于您上次救了英国皇室公主凯琳娜,英国皇室希望与您会面,授予您世袭公爵。

“JK国际金融集团被妖夜殿下收购,我龙王殿财富值增长三千亿。

“欧洲地下势力太阳神殿首领苏锐一心想要加入龙王殿,希望得到您的允许。

萧阳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什么乱七八糟的,这些交给炽天使办就好了,以后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要再麻烦我。

萧阳抬脚要走,突然想起了什么,哦,对了,银州有个建达公司,回头你打一声招呼,我老婆要去找建达谈合作。

“额,遵命,主人。

......

萧阳回到房间,转身就去了厨房,开始准备晚饭。

刘彩霞站在门口一边剪着指甲一边说道:萧阳,你跟云舒离婚吧。

萧阳皱了皱眉,这是云舒的意思吗?

“是不是她的意思重要吗,你跟她在一起本身就是个错误,你是在拖累她!

其实她心里却想着,何止拖累了叶云舒,更是拖累了她一大家子,喜欢云舒的才贵阔少有的是,哪一个不比他强。

如果当年云舒没有嫁给这个窝囊废,也还需要舔着脸求着本家救济吗。

“你女儿不能离开我。萧阳淡淡的说道。

叶家人,除了重病的叶老爷子,没有一个人看得起他,至于原因,无非是觉得萧阳是个窝囊废,没什么前途。

只是他们又何曾知道,萧阳之所以一直陪着叶云舒,其实有着自己的原因。

在萧阳七岁那年,他就认识叶云舒了。

那一年,萧阳和父亲差点冻死在街头,是叶云舒央求着父亲给了萧阳一件棉袄,还有两百块现金,这才让他渡过了那个人生中最灰暗的冬天。

后来,父亲因病去世,而他却去了国外,一手创立了龙王殿,等他再次回到华夏,已然是龙王殿之主。

父亲临死前说过:无论如何,也要报答叶家的恩情,如果没有叶家,你七岁的时候就死了。

在叶家也只有老爷子知道萧阳的身份,所以才一手撮合叶云舒跟萧阳的婚事,老爷子的意愿,也是希望他照顾叶云舒,护佑叶家繁荣长青。

“凭什么,你一个废物,怎么就这么不要脸,非要死赖着不走呢?刘彩霞嗤笑着说道。

萧阳摇摇头,我说过了,你女儿不能离开我,如果真想走,三个月后,我不会赖着她。

不是萧阳真的厚脸皮,而是叶云舒有病,真的有病,这三年来,几乎每一天,萧阳都要熬一锅老鸡汤,看着叶云舒喝下去。

“天生寒体,若不调理,活不过三年。

五百万一克的炎血晶,萧阳需要通过龙王殿秘密购入,然后辗转三个国家,在通过老谢交给自己,最后算好分量倒入鸡汤之中。

没有人知道这一切,包括叶云舒,最多也只是觉得萧阳熬制的老鸡汤过于燥热,一度以为萧阳起了什么坏心思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请打开微信扫一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



1

鲜花
1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白城信息网

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Get最新资讯

相关分类
热点推荐
关注我们
白城信息网与您同行

客服电话:400-000-0000

客服邮箱:xjubao@163.com

周一至周五 9:00-18:00

白城信息网 版权所有

Powered by 白城信息网 X1.0@ 2015-2020

棋牌群拉我 阳光伙伴| 珍爱网| 永州英才网| 什锦葛仙米网| 中国证券网博客网| 中国食品药品网| 香港大学| 拆冻鲫鱼网| 脆皮锅魁网| 金屋藏娇网| 赛客虚拟家庭| 牛蒡排骨汤网| 油爆鲜贝网| 云南信息港| 淮南信息港| 竹筒饭网| 徐小明博客网| 扁豆薏米炖鸡脚网| 抓炒鱼片网| 瓷都共青团| 炸金钩棒网| 掌控网| 凉拌三色网| 中国监察部| 上汤奶白菜网| 中国工商行政管理总局| 电子人才招聘网| 黄焖鸡块网| 合肥在线| 邵阳英才网| 冬菇鸡脚汤网| 盛大电子支付网| 干煸鳝鱼网| 炒白鸽松网| 兴业基金| 蛋挞网| 豉汁蟠龙鳝网| 儿童资源网| 丫丫手机电影| 汤羊网| 金钱海参网|